常熟市绿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 无法进行简单回收的垃圾应该如何处理?
详细内容

无法进行简单回收的垃圾应该如何处理?

      马来西亚环境部长杨美盈对一群记者表示,她将把这些发出恶臭、生蛆的垃圾退回它们原来的地方。
 
  杨美盈表达了一种已经蔓延到整个东南亚的担忧,引发了媒体对富裕国家倾倒垃圾的猛烈抨击。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数据显示:去年1月至11月,一共出口了约580万吨垃圾,其中美国、日本和德国三个国家的出口量最多。
 
  如今,亚洲各国政府都在对“洋垃圾”说不。数十年来,这些洋垃圾养活了许多回收废旧塑料的工厂。随着洋垃圾数量的与日俱增,这些进口国都面临着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那些无法进行简单回收的垃圾应该如何处理?
 
  新加坡一家名为 Impetus Conceptus Pte公司的经理表示:“一般来说,70%的洋垃圾可以进行加工,另外30%由于受到食物污染无法回收。被污染的垃圾送到焚烧厂和垃圾填埋场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但一些回收商为了节约开支,会随便找个角落焚烧。由于这些垃圾燃烧后散发出的气味与棕榈油很相似,因此回收商们晚上会偷偷躲在种植园里进行焚烧。”
 
  绿色和平组织在4月23日的一份报告中说,该组织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进行的调查显示,非法回收、露天焚烧、水污染以及与污染有关的疾病有所上升。
 
  2018年1月,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垃圾,由此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洋垃圾被转移到东南亚,这些地区很快就不堪重负,迫使各国政府采取行动。
 
  马来西亚于去年10月份宣布了一项禁令。一位来自曼谷塑料生产商和回收商Indorama Ventures Pcl的执行董事说,泰国去年停止发放垃圾进口许可证,可能会在2020年实施禁令。菲律宾表示将退回加拿大运送额69个集装箱垃圾。印尼表示,在发现含有有毒废物的货物后,将收紧废物进口规定。印度和越南也宣布了限制措施。
 
  杨美盈表示,垃圾仍在通过虚假申报货物进入该国,但政府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完全禁止这种贸易。 Impetus Conceptus.的经理表示,随着东南亚禁止进口洋垃圾,垃圾出口国将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非洲可能是下一个被选中的地方。
 
  但是社交媒体对出口垃圾的曝光,会使得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公民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这将使得出口垃圾变得越来越举步维艰。
 
  从长远来看,对各国来说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处理好本国的垃圾。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人类产生的固体废物位20.1亿吨,到2050年这一数字可能会升至34亿吨。2016年,约12%的城市垃圾为塑料垃圾,总量为2.42亿吨。
 
  解决办法可能在于新技术和社会行为的改变,它们能够减少甚至消除对垃圾填埋场和焚烧炉的需求。以下是世界各地的公司、地方政府和初创企业解决这一问题的一些方法。
 
  填埋
 
  大多数垃圾要么被运输到垃圾填埋场,要么直接扔在街上,然后被冲进河流和海洋。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大型城市垃圾场,许多住在垃圾场附近的“垃圾拾荒者”依靠捡拾垃圾为生。
 
  企业通过分解垃圾堆中的有机废物来获得甲烷气体。
 
  一家建立在一个垃圾填埋场附近的泰国发电厂负责人说:“我们收集这些甲烷气体,并利用它们来发电。”
 
  焚烧
 
  垃圾可以焚烧发电。在新加坡,垃圾焚烧后的灰烬堆成了一座新的小山。但垃圾焚烧的代价是昂贵的。燃烧过程中产生的二恶英和其他排放物需要用静电除尘器和石灰粉处理。焚烧过程还会产生温室气体。
 
  利用等离子体火炬产生合成气,固体废物也可以在高温下气化,金属和玻璃岩渣可用来铺路。位于印度浦那的一家工厂将危险的工厂废料转化为锅炉燃烧原料。
 
  用来制作艺术品
 
  上世纪90年代,艺术家约瑟夫-弗朗西斯·苏梅涅(Joseph-Francis Sumegne)在喀麦隆杜阿拉(Douala)清理垃圾堆,利用垃圾建造了这座12米高的自由女神像新纪念碑。2012年,菲律宾人Oscar Villamiel从马尼拉的一个垃圾填埋场回收了数千个娃娃头和碎片,创建了Payatas装置。今年,英国人蒂姆·诺布尔和苏·韦伯斯特的2002年影子雕塑作品《真实生活是垃圾》(Real Life is Rubbish)在拍卖会上拍得了7.5万美元的高价。
 
  新加坡南洋美术学院东南亚艺术与画廊研究所所长Bridget Tan说:“在具有讽刺意味的过度消费者中,或许我们还是可以从中发现一些“宝贝”。”
 
  高科技赋能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可能是一项令人厌烦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垃圾最终落在都被运送到了收入水平较低的发展中国家的原因之一。
 
  但科技正日益使这项任务自动化,并使其更高效。有一家公司开发了一众可以从垃圾传送带上抓取木头和金属的机器人。在瑞典安格尔霍姆市--瑞典垃圾管理水平最高的城市,垃圾收集公司NSR AB利用近红外光束识能够识别垃圾传送带上不同类型的塑料垃圾。喷射出的空气会将塑料垃圾移除,留下不可回收的包装和有机垃圾,送往焚烧炉发电。
 
  为了提高垃圾分类效率,目前还在开发相应的人工智能系统。如果机器人能够快速识别塑料材料类型以及能够快速分类,它们将取代人类进行高效的工作。但前提是前端分类要首先做好。目前,上海已正式进入强制性垃圾分类时代,2020年前,中国还有45个城市将逐渐实行垃圾分类。
 
  快速冲洗可回收垃圾
 
  日本和欧洲的垃圾回收率都超过了东南亚,因为在这两个国家在使用完装有液体的瓶瓶罐罐都会进行快速的冲洗。被食物、洗发水和咖啡污染的塑料瓶都无法进行回收。在新加坡,只有4%的塑料被回收,剩下的96%都被扔掉。而在日本和欧洲,居民将可回收的塑料冲洗干净成为了一种习惯,因此它们的回收率会更高。
 
  利用细菌降解垃圾
 
  新加坡的Taraph科技公司是众多使用细菌或有机工艺解决这一问题的公司之一。它利用天然酶来消化塑料,并将其转化为炼油厂通常生产的化学物质。Taraph的联合创始人说,酶降解塑料瓶中的单甘醇的售价是垃圾的10倍。他预计这项技术将在5到10年内投入商用。
 
  寻找替代品
 
  世界各地的初创企业和公司都在寻找塑料的替代品。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塑料的产量几乎超过了其他所有材料。在广泛的社交媒体宣传活动之后,纸质吸管正在卷土重来。食品盒和一次性餐具是由谷物或甘蔗废料制成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禁止塑料袋,超市正在寻找其他包装食品的方法。在越南,一些人甚至用香蕉叶包裹蔬菜和肉类。
 
  荷兰Plantics BV等公司正在采取一种更为高科技的路线,该公司使用的是由甘油和柠檬酸聚合而成的植物性树脂,这种树脂可以替代石化塑料。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RWDC Industries刚刚在两轮融资中筹集了3500万美元,该公司已推出Solon,这是一种可降解聚合物,由植物性油脂的微生物发酵生产。
 
  该公司亚太区总裁表示:“塑料生产只需几秒钟,使用的时间一般为几分钟,但降解却需要数百年。为什么我们要用使用这种难以降解的材料来制造一次性用品?”
 
  不产生任何不可回收的垃圾
 
  最终,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不产生任何无法回收的垃圾。这是日本山区村庄上胜町居民的目标。居民们将食物包装袋上的油清洗干净,并将垃圾分类为45个类别。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和脏塑料被制成块状固体燃料,可以代替煤炭燃烧。当地一家二手商店出售涤纶服装。清洗过的塑料被花王等公司回收利用。
 
  该镇零废物学院负责人Akira Sakano想实现更高的目标。她正致力于到2020年这个小镇将不产生任何垃圾。其中一个试验项目要求洗涤剂供应商设立一个摊位,人们可以在那里只购买洗涤剂,然后装在自己所带的容器内。在一个社区工艺中心,女裁缝用儿童玩的红旗缝制一件夹克。
 
  Sakano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解决方案。生物塑料和技术等创新是必要的,但我们如何将我们文化或社区中可持续材料的知识应用到为现代生活中呢?”这还需要研究

常熟绿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改变,正当其时

联系热线:15151696845

公司地址:常熟市古里镇淼泉虹桥工业园1幢

Copyright @ 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15151696845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常熟新动力广告传媒 | 管理登录